中文域名:
遵义党建网.政务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红色胜迹

中共赤合特支的主要活动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8日 08:24 阅读:

    一

  1929年冬,中共赤合特支建立后,积极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党的纲领、方针,继续发展壮大党、团组织,领导赤水人民开展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学生运动,开展反帝国主义斗争。

  1931年,国民党贵州省党务指导委员会在赤水建立以饶平一为主任的第七区党务特派员办事处,负责赤水、鳛水、仁怀3县党务工作,同时,在学生中宣传国民党的思想、理论与三民主义,向学生灌输反共思想,并向贵州省国民党党务训练所选拔学员,要求省立二中校长沈佛愚改当时的《公民》课为《党义》课,校长沈佛愚不同意,饶平一又要求必须每周增加6节《党义》课内容。

  中共赤合特支书记梁业广得知消息后,决定利用军阀驻赤的侯之担与党务特派员办事处之间的矛盾,找到当时在侯之担叔父侯沧帆处学习古文的省立二中进步青年学生贾若瑜,要他向侯之担说明此事。侯之担了解情况后大为不满,但又不愿与饶平一闹翻,便找到校长沈佛愚,只同意每周增加两节《党义》课,剩余4节课由他亲自到校讲《孟子》,以加强古文教育。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中共赤合特支领导组织开展抵制日货和声援东北义勇军的斗争。以少共“团员”黄星元、黄振华、黄振声、贾若瑜、陈芳型、赵世咸、杨大庸等为骨干,以“平民夜课学校”为基础,以省立二中为中心,发动兵工厂工人、学生和进步青年走上县城街头游行示威,在城中心十字口搭台集会,以演讲、说唱等形式声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侵吞东三省、烧杀掳掠的暴行,号召人们起来抗日救亡,不当亡国奴。活动持续一月之久。

  二

  1932年,由于军阀混战,庞大的军费开支造成通货膨胀,货币贬值,从1个银元兑换10吊铜钱变成1个银元兑换20吊铜钱,兵工厂的老板则继续按10吊铜钱抵1个银元给工人发工资,致使工人无法维持基本生活。

  其时,中共赤合特支领导下的中共兵工厂支部,通过在兵工厂内充分发挥党团员作用,团结400多名进步工人,在全厂建立外围小组20余个。

  12月初,中共赤合特支为维护工人的合法权利和基本生活,组织兵工厂党团员,串联厂内的工人积极分子,选出裴银州、裴兴发、裴永清等8名工人代表,同厂方进行交涉,要求增加工资,并按市面银元与铜钱的兑换价格发工资的要求,遭到厂方无理拒绝,激起全厂工人的愤怒。中共赤合特支因势利导,组织领导兵工厂工人举行大罢工,厂方不以为然,公然宣称要开除带头闹事者。

  中共赤合特支立即组织1000多名工人上街游行示威,高呼“要求增加工资合理”“反对开除工人代表”“要开除一齐开除”等口号。侯之担看到事态扩大,如不答应工人的要求,必将在政治上、经济上造成大的损失,必将严重影响税费征收和军事准备。被迫授命兵工厂老板接受工人提出的要求,将工人工资从每月银子1锭(折合银元14元)增加到1.5锭,并按市面标准兑换。这次罢工持续7天,最后以厂方同意工人要求胜利结束。

  三

  1933年春末夏初,赤水兵工厂工人下班时,一名工人携带自已的衣物走到厂门口,被城防司令部派来的门卫无故阻拦,在将其所携带的衣物检查过后,仍然不让其出厂,并对其进行辱骂和殴打。这类事情曾多次发生,早已引起工人兄弟心里的不满,中共兵工厂支部立即暗中组织工友去请子弹科科长李泽奎出面干预,李泽奎对门卫的无理进行斥责,让门卫放那名工人离开工厂回家。事后,门卫将此事报告给城防司令谢伦书,谢伦书将李泽奎叫去责问打骂。中共兵工厂支部在请示中共赤合特支后,首先组织子弹科工人进行抗议,并举行罢工,要求保证工人的权利,停止对工人进行侮辱性的搜身。随后,全厂所有各棚(车间)工人也宣布罢工来支援子弹科的工人兄弟。罢工持续到第3天,侯之担怕事态扩大,影响自身利益,将谢伦书叫到副军部狠狠训斥,并饬令其向工人赔礼。谢伦书在侯之担与罢工工人的双重压力下,不得不来到兵工厂,勉强向工人赔礼道歉,保证今后不再有欺压打骂和随便搜身的事情发生。事后,门卫对工人的态度与行为暂时有所收敛。

  1933年2月,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发起以“恢复中国固有道德、求民族复兴,从改造国民生活习惯着手的”“新生活运动”,后在南昌成立新生活运动促进总会,并出任会长,主持制定《新生活运动纲要》《新生活运动推行程序》等文件,并在全国推行。国民党贵州省第七区党务特派员办事处主任曾毓泉在赤水建立“新生活运动”促进会,城防司令谢伦书成为赤水县城推行“新生活运动”的执行者,并亲自带领士兵上街,对不讲礼仪、穿着不整、蓬头垢面、脏话连天的人,不问青红皂白,当街进行殴打、侮辱,此举激起广大市民和兵工厂工人的强烈愤恨。

  中共赤合特支因势利导,首先组织发动兵工厂1000多名工人罢工,上街游行示威,通过散发传单、张贴标语,反对任意侮辱、打骂、抓捕市民和工人,要求厂方改善工作和生活条件。罢工得到市民、学生与各界人士的支持与响应,人们纷纷加入到游行的队伍之中,到副军部抗议。谢伦书下令出动城防司令部的全体士兵前往弹压,因慑于怕把事情闹大不好向侯之担交待,不敢贸然下令镇压。侯之担见众怒难犯,也不愿因“新生活运动”而造成社会动荡,命令谢伦书出面调停,被迫答应工人和市民提出的正当要求。罢工的胜利,再次显示组织起来的工人与群众的力量。

  四

  1934年春,由于上一年旱灾,造成川黔一带农民粮食欠收,加上苛捐杂税叠加,农民生活异常困难,普遍断粮,难以进行春耕生产。中共泸县中心县委书记邹风平来到赤水县城,指导中共赤水特支(1933年10月,中共赤合特支改为中共赤水特支)开展“抗春荒斗争”。中共赤水特支组织党团员,分别到赤水至土城一带,把农民群众组织起来,到地主绅粮的家里借粮,一面与地主绅粮交涉借粮的事情,一面开仓取粮煮饭。如同意借粮,则立即写借约放粮,约定秋后如数归还;如不答应,则就在其家中住下吃饭等待。这次斗争牵涉地区面广,四川省叙永县黄泥嘴一带,合江县五通、大井、九支、二里、尧坝一带,同时与赤水开展这次震惊川黔一带的“抗春荒斗争”。当时,人们把这种斗争形式称作“吃大户”。“抗春荒斗争”迫使那些地主绅粮们不得不答应借粮给农民,在一定程度缓解农民度过春荒的需求,同时,也提高广大农民群众团结起来反压迫、反剥削的思想觉悟,为党在农村开展农运工作积累了经验。

  按照中共泸县中心县委开展武装斗争的指示,同年9月,派邹风平、李亚群来到赤水,开展对桐梓系军阀侯之担部的策反工作。邹风平、李亚群到赤后,利用中共赤水特支的外围组织“反帝联盟小组”“抗日救国会”开展活动,在兵工厂工人、学生、市民中广泛宣传红军与中国共产党的主张,对侯之担部队进行策反工作。中共赤水特支书记杨大庸亲自布置青年学生印发《告赤水人民书》《警告侯之担》和警告国民党驻赤特派员等人的宣传品,在县城张贴“拥护中国共产党”“打到日本帝国主义”“热烈欢迎中国工农红军”“白军兄弟不打红军”“共产党万岁”等标语,在赤水县城引起强烈反响。侯之担立即下令军队在县城加强巡逻警戒,在全县开展大搜捕,首先在复兴少共支部成员陈芳型家中搜出传单和标语。侯之担的侍从副官陆国才将消息托人转告在赤水乡村师范的中共赤水特支书记杨大庸,杨大庸刚离开学校,侯之担部的手枪连就赶到学校,抓走邹光德、冉新华等人。中共兵工厂支部书记罗奕云转移,支部停止活动,部分思想进步的工人被开除。中共赤水特支与少共赤水特支的黄振华、黄振声等16人被捕。同月,中共泸县中心县委委员李亚群到赤水恢复整顿党团组织,将身份暴露的党团员转移到外地隐蔽,杨大庸等人经叙永转移到隆昌继续工作,中共地下组织在赤水暂时停止活动,部分未暴露的成员,随后参加了中共泸县中心县委领导的震惊川南黔北的——石顶山起义。